甜丫丫

听说我是满脑子黄色废料的性冷淡???(我小小的脑袋瓜子里充满了大大的问号)

脑子一抽

试胆大会

三理

听说三桥怕鬼

记个梗

虽然渣渣小学生作文,但还是想满足私愿,想吃三理的糖

没精力写全员向的,就只写我最磕的三理吧


烟花

烟花

1、 背景为理子大学期间,在同学的鼓动下,穿了和服去夏日祭看烟花,想起高中时代跟三桥还有伊藤京子一起的夏日祭

2、Bgm,可配合食用まふまふ的《鏡花水月》

3、 有自己设定的类似npc人物存在

4、 题头的诗是席慕容老师的《烟花》还是《烟火》。记不太清,所以可能存在错误

我们去看烟火好吗?

去看那

繁华之中如何再生繁花

梦境之上如何再现梦境

让我们并肩走过荒凉的河岸

在生命狂喜与刺痛的那一刻

宛如烟火

 

 

理子穿着浴衣出现在同学面前时,收到了大家的惊叹和赞美,“哇,真不愧理子呢,真的超级可爱啊”之类的,理子有点不好意思,“好啊,我们走吧”,“嗯!夏日祭!”

“哇!苹果糖,最喜欢了,理子要吃吗?”

“好啊,我们去买吧。”

准备付钱时,“真巧啊,你们也在啊”,准备付钱时身后传来了这样的话语,理子回头,“是俊后君你们呀,真巧呢。”

“赤坂同学穿浴衣真是可爱呢。”

“谢谢夸奖。”

“等会儿大家一起去看烟花吧。”

“好啊好啊。”理子的女伴回答着。

的确,没有拒绝的理由,虽然理子不明白拒绝的理由,但是内心还是挺想拒绝的。

想起来,以前也跟三酱还有伊藤京子一起逛过夏日祭,一起去看过烟火呢,不过三酱可不会夸她可爱什么的。

如果能跟三酱一起看烟火就好了,三酱真是的,都半个月了没给我回信就算了,也不给我电话,哼。

“理子,理子?”

“嗯,怎么了?”

“没什么啊。”

“骗人,你明明走神了,在想谁啊?

“没有没有,我我我我我我才才才才才不想他呢,一点都不,一点都不。“

“哦~”女伴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等到挑选好了位置时,理子突然被人从后一把抱住,“不好意思,我的女人我带走了。”

“三酱?”

    “理子,跟我走吗?”

    不等回答,三桥拉起理子就往别处跑去,“我带你去一个更好地观赏烟花的地方。”

    “好啊。”

    ……

“这里好吧?”三桥得意的问。

“嗯!”理子开心的笑了,反正跟三酱在一起就好了。

这女人笑得竟然该死的甜美,三桥这么想着,能牵着她的手不放真好。

“呐呐,三酱,你怎么过来找我啦?”

“没有的事,顺路而已。”

“真的吗?从北海道顺路顺到这里吗?”

“当然,烦死了,别问啦,要开始放烟花啦!”三桥选手死不承认。

“biu~bang~”,烟花在空中盛开,一朵一朵的,在夜空中开出最绚烂的色彩,但是,繁花之上的繁花,梦境之中的梦境,都不及你半分眉眼,都不及你在我身边。

或许,两人都这么想着吧。

 

很开心你能看到最后,我本来打算些刀的,按照《鏡花水月》的走向嘛,但今天心情实在太美好了,就没能按照脑子所想的,可能我的手和电脑都有自己的想法,以下,附上鏡花水月歌词:

「はぐれないように」とつぶやいて,

「为了不要走散」你小声地说着,

僕の裾をつかんだ,

捏住了我衣服的下摆,

静けさがずっと続いたような,

仿佛那时的静默会一直继续下去一般,

あの夏空の下,五月闇が明けて,

在那片夏空之下,梅雨期夜晚的黑暗已经过去,

瞳の映写機の中,走リ寄る 君の愛しさ,

在眼瞳的放映机中,对你的爱怜奔走过来

もう 戻れない,已经回不去了,

時が夜を連れて 君と見ていた空を 暗く染め上げる,

时间连带着夜色将曾与你一起看过的天空染上了暗色,

空葬い 明日の先に,

隐葬在明天之前,

ねえ まだ君はいますか,

呐 你还在吗,

行き交う誰かによそ見して,

从旁看着往来的行人,

君を怒らせたこと,

惹你生气的那件事,

そんな幸せと待ち合わせ,

等候着那样的幸福,

あの神社の側,すれ違って 

在神社之畔,空蝉,擦肩而过空蝉,

きっと辿れば横恋慕,

就算走到尽头一定也是恋慕着别人的爱情,

「気付かないフリしたくせに」,ってさ君は言う?

「明明就是装作了没有看见」,这样的话你来说吗?

飽きるまで見ていた 君と見ていた,

直到厌倦为止一直看着曾和你一起看过的天空,

空は何処まで続くの?

会延续到何处为止呢?

続かないのは花火の音や,そう二人の恋,

无法延续的是烟花的声音啊,恰如两人之间的爱情,

今は 触れないものや忘れたものを,

现在无法触碰之物已经忘怀之事,

ひとつ ふたつ 数えていく,

一个两个一一细数着,

水に写る月の色とか,

比如水中映写出的月色,

あの細い指先とか,

比如那纤细的指尖,

夢のまにまに,

随着梦境漂浮,

また何度も また何度でも,

无论多少次就算无论多少次,

あの花火を観に行くんだ,

我都会去看那场烟花的,

僕はまだ 君が好きだよ,

我还喜欢着你,

ねえ,呐,

夢花火 灯れ 赤白黄色,

梦花火点燃赤色白色黄色,

僕とあの子の間で,

在我和那个人之间,

目を塞いできたその全て,

掩盖了视线的一切,

今 思い出させて,

现在让我回忆起来,

宵時が夜を連れて 君と見ていた空を,

宵时连带着夜色将曾与你一起看过的天空,

暗く染め上げる,

染上了暗色,

小さくなった音の先に,

在声响渐渐微弱之前,

ねえ まだ君はいますか,

呐 你还在吗。 


合作愉快

起名废Orz

----------------------------------------------------------------------------


设定:朱白二人皆是xx奖影帝争夺者,但影帝最终被朱拿到,结果后来两人接了同一部双男主剧……

----------------------------------------------------------------------------

 

一 影帝

    “让我们恭喜朱一龙先生,荣获此次影帝,朱一龙先生出道十年,一直兢兢业业,不断给我们带来优秀作品,掌声有请朱一龙先生!”主持人激动的颁布了影帝获得者是朱一龙,请朱一龙上台做获奖感言。

    白宇在台下,看着这位精致优雅的男人缓步上台,“没获得影帝虽然可惜,但也没办法,今年最大的竞争对手可是朱一龙,实至名归,真的是十分优秀的演员,我嘛,来年再征战。”

    白宇送出他热烈的掌声和他的赞赏,朱一龙似乎感受到了这一束目光,回头一眼,捕捉到了那一双干净清澈而热烈的目光,还有,嗯,思考了两秒,应该是可爱的笑容。不由自主地,朱一龙冲他笑了,“白宇,是吗?”

    带着些许微妙的心情,朱一龙说完了他的获奖感言,能获得影帝真的很开心,他是真心喜欢表演的,现在也是完成了一个目标,或许心愿更贴切些。

    本来,朱一龙打算颁奖典礼结束后,借机认识一下白宇的,可是他一转头,就看见白宇已经被粉丝团团围住了,要签名什么的,自己也被助理和经纪人护着准备离场,看来这次是没机会了。

    再说白宇这边,他向来是很宠粉丝的,这次没能获得影帝,可是他也得了不错的奖嘛,他倒是没觉得有多可惜,倒是他听到一些姑娘在那里说着酸一些朱一龙的话,或许应该安慰她们一下,再好好劝导一下那些姑娘,毕竟,他小号刷微博时,从提名开始,两家粉丝就撕得天昏地暗,不知道有什么好撕,他就觉着朱一龙不错,自己也是棒棒的,有机会认识一下就好了,怎么这么多年了,都没有缘分认识一下呢。

 


重逢

前言:搜了一下结局,大致说法都是三桥和伊藤去经商了,理子上大学,所以私设高中毕业时三理依旧是暧昧期,两个傲娇的人谁也没有说出口,时间为理子大学毕业三四年左右。

为什么还不告白,请你们原地结婚啊啊啊啊!!!就算是渣渣文笔也想满足私愿!!!

_(:з」∠)_不用想都感觉会ooc,写不出理子或者菜名的美和可爱和利落的万分之一

—————————————————————————————

        理子这几天要出差,去往北海道。

        路途上赤坂理子想起三酱和伊藤在北海道呢,『好久没有见面了,不知道这些年他们过得怎么样,真是的,记忆里那两人还是金色卷发和海胆头,有点好笑,又有点可爱』。

       “真怀念呐!”理子不由得感慨出声来。

到了北海道,理子说好的想去看看他们的,结果发现现在联系不上了,不知道有什么办法,京子也无法联系呢,这些年竟然也一直没有信件往来。

     『算了,就算会经常想起他,见面也还是看天意』,理子这么想着往酒店走去。

在北海道几天了,理子工作之余就是到处逛逛,到处看看,抱有侥幸的心理,说不定就能遇见了。

在路上看到来来往往的高中生,也真是令人怀念,三酱虽然卑鄙也很爱算计,但其实还是个很不错的人呢。

     『呐呐,他会不会想起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三酱会不会已经有了,不行不行,不要再想他了,真是的。』

        理子就这么想着心事不知不觉的走着, 等到回过神来,夜幕已经降临了。

      『回酒店吧,明天也还有工作呢。』

“哎呦,小妹妹这么晚才回家啊,要不陪哥哥几个玩玩”,快到车站附近时,理子听见这样的声音,顺着声音看过去,一名可爱的女高中生害怕的看着几个流氓,快哭出来了。

        “请住手!”理子走向那几个流氓,又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还是个高中生时,为了试探三酱演的那场戏,那时候三酱“救”了自己呢,最后还口是心非的打赢了比赛,“你们几个,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哦?你这女人口气不小啊”

       “喂喂,长得也挺可爱的嘛”

       “怎么,自身不保还想出头?”

       流氓群体叽叽喳喳的说着难听的话,理子马上漂亮的一击,让抓着女孩的人松了手并且把女孩互在身后,“大姐姐!你好厉害”,虽然她还在发抖,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但是看到厉害的理子帮助自己,有一点安心了。

       “臭婆娘,叫你多管闲事!”流氓们叫嚣着打了上来。

        “退开点,别伤到你”,理子将女孩往旁边一送,也迎了上去。这几年理子的技巧又有了长进,几个小流氓不是她的对手,没想到的是,对方卑鄙的拿出了匕首,“啊,大姐姐大姐姐”,女孩不知所措的直接哭了出来。

        “真是卑鄙,对付一个女人,还要拿匕首”,理子在防守的时候又想到了高三时有位高一生单挑她的事情,最后三酱来救了她呢,那时候三酱说的是“混蛋,竟敢对我的女人动手”这句话,没错吧?

毕竟对方人多势众,还都是成年男子,理子被包围住了,然后一个转身就被拿匕首的混蛋割伤了手臂,锋利的很,血就哗哗的流下来了,身后的女孩已经哭到不像样子。

        “你这臭婆娘,让你尝尝我们的厉.......”

        流氓还没说完,就被人一脚踢飞了,“混蛋,你们几个对付两个弱女子还用匕首,用我教你们做人吗?”来人说完这句话就三下五除二的解决完了这几个流氓,“滚远点,不然老子让你们......”

        “三……三酱?”理子已经呆住了,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再次相遇。

        三桥猛地回过身,“理……理子?”

        “嗯,是我,好久不见。”理子带着笑,眼睛里依旧亮亮的,那什么是那个什么,满天的星星,满天的星星都在她眼睛里,但是受伤的手此时如此的刺眼,“让我看看你的伤?”

       “没事的,一点小伤,回去上下药就好了的,噢,小姑娘没有事吧?”

       “谢谢大姐姐,谢谢”,姑娘眼泪还没有止住。

       “下次要早点回家哦,注意安全,电车来了。”

       三桥和理子送姑娘上了车,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

       “三酱怎么在这里呢?”理子率先开了口。

       “今天加班,车送去洗了,所以打算坐电车回去,你的伤……”其实我们都知道三桥内心想把理子领回家的,处理下伤口,另外在自己身边也安心,不用担心她出什么事,可是他说不出口。

       “真的没事啦,不用担心,我一会儿自己处理就好了。”

        “呃,那什么,你怎么在这里呢?”

        “我来出差,没想到能遇到三酱呢,真好哇!三酱又救了我呢,谢谢三酱。”

        “笨蛋啊,下次遇到危险不在你身边怎么办啊?”

        “诶~三酱,你刚刚这句话什么意思呢?”

        理子笑意盈盈的望着三桥,笑起来真的是比天使还要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可爱啊,眼睛里为什么还是有满天的星星啊』,所幸,三桥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良少年了,他现在十分明白自己的想法。

        “咖啡馆,去不去?”但他没想到自己说出来的竟然是这句话,丢脸死了。

        “诶?!”这句话,就,突然,很像17岁,放学去咖啡馆,再一起回家。

        “啊,那什么,那个,嗯,我,那什么,想说的是,那什么我们该去处理你的伤口……”

        “是吗?”

        “不是!我想问你有没有男朋友!”自爆鬼才三桥贵志不负众望,终于勇敢的说出了这句欠了理子很久的话。

        三桥觉得脸都快烧起来了,但是依旧乖巧的等待着理子的答复。

        理子笑了,“没有哦,三酱,那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故事的最后,三桥还是将理子领回家了。

        有些人 ,上天就是要他们在一起,他们灵魂相配,就算走失过,最终也会重逢,最终也会好好相爱。


【朱白】七里香

1、现在室外温度为零下7摄氏度,但我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2、私设如山,ooc,rps预警,不上升真人

3、平行世界吧

4、你可以说我写的差,但你没有权力和资格批评我的cp,他们天下无双,他们属于自己。

5、哈哈哈哈哈哈想起花絮里“真香现场”,感觉两人其实压根不知道七里香是什么样的,所以其实只是我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快哭出来那种,太幸福了,跟喜欢他们一样幸福。


1.“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初夏,在这座南方的城市里,湿漉漉的,虽然很闷热,但是也很令人舒服,因为漂浮在空中的味道已经没有了春天的发霉气息。

    对于白宇来说,他很喜欢夏天,喜欢恣意地挥洒自己的青春。

    朱一龙没什么感觉,对于任何一个季节,他都没有什么感觉,但如果白宇喜欢,他就会想一想这个季节讨人喜欢的地方。

 

2.“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照常在湿漉漉的大雾早晨,朱一龙白宇如同平常一样来到学校,也是如同往常一般因为白宇赖床两人迟了一点点到,然后偷偷摸摸混进升旗的队伍里。

    结束后,顺着人流,回到了各自教室,在分别的时候,朱一龙把包里的早餐递给白宇,“记得吃,不吃早餐对胃不好“,“嘿嘿嘿嘿,我龙哥就是好,会吃的会吃的”白宇转身就跟着自己班的男同学勾肩搭背的走了,留下朱一龙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走进高三的教室。

    他就快毕业了,朱一龙这么想着。

 

3.“手中的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我用几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谁”

     在这所开放的高中里,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由,一切都不像一个别人眼里的高中生活,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幸福,在里面生活久了,甚至让人感觉这个社会是同性恋婚姻合法的,对,这个学校除了各个方面强悍,活动丰富,里边的个个都是人才之外,最别于其他地方的特点就是恋爱,高一入学时就会接受心理老师有关这方面的课程,包括性,性取向,每个人都会先正视自己的性取向,当然也有不好的,就造成了混乱,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三方相处,会导致人际关系十分混乱。

    高一一天两节自习课佳晚自习双休周末,高二一天一节自习课一天半休周末,高三一周四节自习课晚自习0.75天周末。

    朱一龙就是在自习课上走神的,他拿着铅笔,打算绘画物理题的电子运动轨迹图,忽然听到窗外的麻雀声,不由自主地就停了下来,撑着下巴看窗外,我是喜欢他的,他想,所以我舍不得毕业,他才高一。

    他自认为普通好看,可是三年来收到的告白不断,从来都是拒绝,他待人有分寸有礼貌,有种天生的疏离感,唯独他神神叨叨得同桌关系还好。

    也只是还好,谁都没有白宇那样好看的笑容,谁都没有白宇那样可爱的性格,也从来没有谁,与他相识这么多年。

    他听父母提过,幼儿园时白宇父母出差,把白宇放在他们家养些日子,反正白宇除了皮,可是独立的很,两家也熟。某一天,妈妈加班来接他们晚了,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就剩几个和老师,白宇倒是在哪玩都无所谓啦,可朱一龙想回去了,虽然他也很烦叽叽喳喳的白宇,但又不能把他丢了,趁着老师带另一个小朋友去上厕所,他拉起白宇就往外走,白宇傻愣愣的跟着走,“哥哥,买冰淇淋,今早阿姨说的”,“没钱”,“我有,爸爸妈妈给的,在书包里”。朱一龙沉思了三秒,“好,快点”。

     “嗯!哥哥你要哪个冰淇淋?”

     “我不吃。”

     “哥哥,冰淇淋可好吃啦”

      ·······

     也不知道两小孩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他俩就在冰淇淋车旁边一人一口的吃起了冰淇淋,找过来的老师又好气又好笑。

    回家后,朱妈妈问朱一龙,为什么带着弟弟乱走,不听话,结果白宇就蹦出来说,“因为我想吃冰淇淋,我就拉哥哥走啦。“

    那时候,白宇四岁,朱一龙六岁。

    可是,他是我的什么呢?他就仅仅只是把我当哥哥?

    这时候,白宇高一,朱一龙高三。

    他们在这一条街上一起上了快十年学,最好的小学过个十字路口是三大中学之一,再由这个中学的另一个十字路口的对面,是他们高中。

 

4.那温暖的阳光,像刚摘的鲜艳草莓,你说你舍不得吃掉这一种感觉

    高三比其他年级早下课十分钟,朱一龙已经也按往常一样打好了白宇喜欢吃的等他。

   “啧啧,总感觉你就像那些撒狗粮的一样给自己恋人打饭占座,然后一顿饭吃得,看得我一言难尽,”朱一龙的同桌吃着饭说道,“别瞎说,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我是他哥罢了,”“是是是,邻家好哥哥,要不你以后也每天给我带早餐···”

   “龙哥!”白宇大叫一声,打断了同桌的话,就朝这边快速走来,“行了,我走了,受不了跟你俩一起吃饭。”同桌端着饭走了。

    “龙哥,饿死我了,今天肯定有我最喜欢的土豆丝。”含着笑,白宇书包往座位上一搁,大大咧咧坐下来,反正有种小儿多动症的效果,朱一龙看着他笑了,“有,还给你点了一些其他的菜,待会儿吃完饭再吃个水果喝杯酸奶啊。”“龙哥,你说你这么好,每天给我带早餐,中午帮我打饭,你毕业了我可怎么办啊?”

    朱一龙沉默了,刚好戳中了他的心事,扒了一口饭,说,“以后好好吃早餐。”

    “那能一样吗?我龙哥儿长得这么好看,带的早餐打的饭香太多了。”

    “你走开。”

     ······

      只有两个月继续呆在白宇身边了,白宇想当演员,是不可能跟他一所学校的,过于珍贵,他舍不得。

 

5.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院子落叶,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高中后的十年,白宇在山里拍戏,自己的新助理是个小姑娘,喜欢周杰伦,有事没事她就哼周董的歌,《七里香》尤其多。

    这总让白宇想起朱一龙高考结束那天早上,他在等待考场里的朱一龙时,在学校里晃荡,走到东路时,满园的郁香袭来,夜里下过雨,还是湿漉漉的香气,他走进草丛里去看挂在树上介绍的牌子,现在想想只记得“七里香,又名······”

    真是美好的名字,美好的歌,以及当初不懂的少年心事。

    高考最后一科结束,白宇跟在朱一龙班主任身边,等着他们出来。

    当人们走出考场时,白宇来不及分辨人们的情绪,就被朱一龙一把抱住了,其他人都是在跟同学告别,唯独朱一龙紧紧的抱着白宇,“欸,龙哥,先去跟你的老师同学们说下再见好不?”朱一龙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白宇一眼,“好”。

    当两人走出校门后,白宇就迫不及待地问,“龙哥,考完感觉怎么样?我刚刚看见一位学姐直接就哭了。”

    “嗯,是有点难过。”

    “人生何处不相逢,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跟同学们见面呢,龙哥不难过,我请你吃火锅。”

    “不难过。”反正我知道我们还会有很多机会见面的,朱一龙心里想着。

     两人并肩沿着河堤一路过去,路旁风景十分愉悦,白宇拉了个姑娘,让她帮忙在一个叫“且听风吟”的沿河而建的捕风声的建筑物前合影,用拍立得拍了两张,一人一张,白宇勾着朱一龙的肩,“龙哥,以后去读大学带上这个,苟富贵,勿相忘啊。”

    “不会忘了的。”

     两人吃完火锅后,白宇要带着他龙哥去唱k,还给他哥灌了酒,三好学生的朱一龙当然喝不了啥酒,一下就醉了,谁知道他哥这么这么不胜酒力,他只好先把人扛回去,自己嘴里还在说着有女生跟他告白的事。

    朱一龙脑子估计被酒精点燃,脑子里全是“这是我的小宇,我的!我要跟他说清楚!”

    然后上楼时,在昏暗的楼道里,他做出了个危险的举动,把白宇推到墙上,不管不顾的吻了上去,两人都是第一次,朱一龙也不知道“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操作。白宇惊呆了,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想要推开朱一龙,可是就他那点可怜的力气,怎么可能推开他学泰拳常年举铁的龙哥。朱一龙拿手把他的后颈向自己拉,“白宇白宇白宇,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你干嘛要推开我,你以前还说过要保护我的”,白宇心里五味杂陈,这时候脑子估计也不在线,一下子觉得他哥真好看嘴唇真软,一下子他哥果真很纯情,一下子又想起了小时候朱妈妈非要给朱一龙穿粉红裙子,然后朱一龙被其他小孩子欺负,自己冲上去说要保护哥哥的事。

 

6.几句是非,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是夜,下雨了,雨声叫醒了朱一龙,他起了身,去给自己打杯水喝,都快三十了,也没有女朋友,父母在催婚。

    他一直以工作忙为借口,可是他知道怎么回事,在吻了白宇那个夜晚之后,他就逃也似的离开了这座城市,连通知书都是叫教务处给他寄到外地,再也没有联系过白宇,过年回家都会避着他走。当然,他也试着跟别人交往,可是却没有那样的人,能戳中他的心。

    后来,他不再尝试,偶尔就像今天这个夜晚一样,拿出那张“且听风吟”的老旧照片,看看。他也一直关注一线明星白宇的消息,看他蓄起了胡子,看他演的戏,然后再心里描摹着他的音容笑貌。

    其实,大学毕业后,每年回家过年他们都会见一面,跟着亲朋好友们一起吃一次饭,然后在白宇想单独跟他说什么的时候,他想,可能是劝他找人过日子的事吧,就不理会他了,即使他很想很想抱抱白宇,摸摸他的胡子,那出了名的“玫瑰花的刺”。

    他看着照片,看着上面的少年郎,猛地下定了决心,三十而立,这一回,他要再慎重的追求白宇,即使天地不容,他也要试着去追求自己喜欢多年的东西,他不贪心,就这一件。

 

7.那饱满的稻穗,幸福了这个季节

     杀青了,白宇坐上返回的飞机,他看着那些跟拍的,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很累,这几天心神不宁的,还是好好休息吧。

     抵达住处,一个人,沉默的坐在沙发上,脑子里放空却好像在想事情的神奇状态。

     这样持续了很久,自己也有些受不了了,白宇开始稍微整理一下自己,太安静了,拿出手机,放会儿歌吧。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

      一个激灵,直男般的后知后觉发现了这首歌就是《七里香》,不对不对,肯定是助理哼太多次了,但是,好像也总是这么莫名其妙的想起那个温柔却打泰拳轻轻松松举铁80kg的龙哥,想着他这么多年他怎么过的,创业是不是很艰难,生活会不会很规律,有没有恋人,有没有想起他。

    不过他龙哥当年也是够操蛋的,亲完就跑,话都不说,也不理他,当时他就决定这辈子也不理他龙哥了,可是啊,他一个人上学时就会想起他们一起上了十年学,一起走过的所有的路,想起他龙哥会给他带早餐,给他打中午饭,会在他打球的时候给他带换洗的衣服······真是比亲妈都好,也是,龙哥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情,操蛋的人是自己才对。

     半个月后,白宇应邀参加一场商务酒会。

     缘,妙不可言,上天认定了他们是有多般配,总会给他和他机会,让他们好好的一起度过余生的,因为他们缺了对方都不完整。

 

8.你突然对我说七里香的名字很美

    公司刚起步,虽然算不上独角兽公司,但现在发展很好,前景也好。

    朱一龙作为一名成功人士,除了恋爱失败以外,还是很成功的。

    今晚有一场商务酒会,他会遇见白宇,其实稍微有点紧张呢。

    他的白宇,上一次见他是过年时拜年见到的,没说话,沉默的看着他跟长辈们扯皮,然后自己意思到了就离开了,他不知道怎么跟白宇说话,即使他想跟白宇说话的渴望已经无比强烈,就要破开一切禁锢,也还是忍住了。

    那今晚,碰见他说些什么好呢?

    问他近况吗?

    聊他的新电影吗?

    还是聊聊时事?

    亦或是问下这些年他的生活?

    怀着忐忑的心情,朱一龙到了,下了车,入了场。

    该走的流程走完,该换的名片换了,他开始往白宇身边挪,想找机会,没办法,贵夫人看起来都很喜欢白宇,其余有男星女星什么的也在其中搭话。

    白宇笑起来真的很有渲染力,不论是温和的笑还是放肆的笑,都让人很舒服,朱一龙其

实还有点窃喜,大概只有他见过白宇笑得像个流氓兔,又忽然有点吃味,白宇在非重要场合,还是糙汉,也不在意形象,前不久还直播刮胡子呢,嗯……直播的时候真是没有形象啊,不过也还是很可爱,浑身都透露着甜甜的味道,都是真实的白宇。

    他看着白宇的笑容,端庄的走了过去,赵夫人意识到这是先生的合作伙伴朝他们走过来,先问了声,“朱先生,幸会”,朱一龙举起酒杯向夫人们致敬,“夫人,晚辈朱某有礼了。”

    “这不是我龙哥嘛,好久不见了。”白宇在朱一龙未想好如何开口时率先起了话题。

    “两位时旧识啊!”

    “是,只不过我们都忙事业吗?很少有时间聚聚,我想单独跟龙哥说会儿话,失陪了,夫人们不介意吧?”

     “哦?看起来很有料的样子,两位玩的开心吧。”

     “好咧,下次,下次我一定给夫人精心准备礼物赔罪。”白宇说着就过去揽住朱一龙的肩,推着他往外走,而朱一龙呢,看起来像是在思考,实则脑子里全是白宇呢,啊不,表情管理失败,想面无表情却又不自觉的笑着,只知道跟着白宇走。

    真好,他想,总归是有机会的。

    “妈妈呀,我就这么把我龙哥拉出来,我该怎么跟他说话,不过还好他不生气。”朱先生完全不知道白先生的紧张和不安,大概心意互通是最难的吧,毕竟谁都在学谨言慎行,结果谁都小心翼翼。

    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白宇终于开了口,“龙哥,最近过的怎么样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过年从来不给我红包就算了,多久没一起打游戏了?”

    “游戏,什么游戏?”朱一龙大概还是不太清醒的。

    。。。。。。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宇。

    “哥哥,龙哥,有七里香的味道诶!”白宇像发现了宝藏一样的叫唤着。

“七里香?”

“就是一种植物啊,对了,周杰伦还有首歌叫《七里香》,特别美好。”

“空气中的确有股郁香,你怎么知道就是七里香?”

“骗你干嘛,跟你说,我第一次记得七里香是在等你高考结束,那时候在综合楼前桃林等你,我就闻到这样的香气,然后就看见白色的小花团团绽放,看来标牌才知道是七里香,后来啊,我跟你说,我发现咱们小学初中高中还有上学的路都种有七里香哦,只不过没机会告诉你而已。”

“七里香,名字真美。”

(“你突然对我说,七里香的名字很美”)白宇脑子里突然想起这首歌。

“你很喜欢七里香?”朱一龙问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啥事也不往心里去,但就是会想起七里香。”其实是因为每次独自上学,我一个人走过那些路时,看见七里香就会想起你啊。

“夏天,很美好吧,然后七里香在你眼前出现多了,你就记住了,刚刚骗你的,六月份这样子时,上学放学都能闻到,特别是夜晚时。”

“你怎么从来不说,太不够意思了。”

“那你知道周杰伦的《七里香》唱的什么吗?”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其实白宇心里想的是,知道啊,知道啊,我当然知道到了。

“初恋,初恋的感觉。”

说毕,朱一龙转向白宇,用那双映了满天星星的眼睛望着白宇,谁都没有这样的眉眼,它告诉它面向的人,关于这眉眼的主人的深情和认真,白先生无法躲闪,那光芒过于吸引人,却招架不住,只好先红了脸。

朱一龙动手摸了摸白宇的头,发丝竟然出乎意料的柔软,露出自己最好看的笑容,“小白,你知道的,我喜欢你,朱一龙喜欢白宇,喜欢很久很久了。”似乎还有一声轻轻额叹气。

“龙龙龙龙……龙哥,我我我我我我我……”

“不许反驳,当你默认接受了。”

时隔多年,朱一龙再次抱到了白宇,混杂着夏日的气息,融合着七里香的味道。



榜样阅读来我们学校了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今天的课不在主区

为什么我要错过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我才大一住东区

为什么不来一次东区

没事 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投票机

✨✨✨✨✨✨✨✨✨✨✨✨✨✨✨✨✨


emmmm
一个给xn打五星的人
我三年书粉都只给镇魂打8.5分(四分给哥哥们,两分给甜甜,一分给音乐,1.5分给除编剧以外所有人)
混进来给自己找不痛快???
我们圈地自萌
所以是谁弄出去的,不知道规则?
而且,清楚没有,是平安锁,怎么想的???
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啊真是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
题头:先说我们大家都幸苦了,努力啊!冲鸭!镇魂要保持一个月头图!!!我垂死病中惊坐起都是为了投票,五个号轮着!专注投票
虽然没有看过xm这部剧,但毛不易唱的《不染》我真的很喜欢,在南方冬天雨夜里给过我温暖
今日也是十分有感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笑又心酸
因为某人高中一班二班打架论,想起我生日那天,跟隔壁一同学去喝下午茶,刚好我二班他一班
七月快要走到头了,通知书都下来了
就顺势的聊到了各自的班级
他说,“真羡慕你们班,每个人都那么沙雕 活得那么开心,有事没事你们都一起闹,不像我们班,各个高冷的一批,对谁都爱理不理的,各玩各的,还互相冷嘲暗讽”
然而只有真正的苦涩自己才知道,我高中因为两个gay跟一位没有名字的姑娘闹得腥风血雨的,姑娘真的很可怜,莫名其妙的受到了全班冷暴力,明明明明高一时她跟所有人关系都很好,最后她都崩溃了,还好最后能在逆境中突破,高考稳稳650+
我回答,“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班还羡慕你们班呢,班风好,在同等班级里各项都是第一,甚至还能超过末尾的竞赛班”
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苦涩,只有真正在自己圈子里的人才懂,以及只有真真正正想吃各种瓜的路人才能安稳的吃完各圈子里的瓜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假如在粉圈里,每个人,“修身”能做到的人一半一半吧,现在看了一圈,没有哪个圈在wb上是能“齐家”的,(之前全职高手叶蓝和蓝叶都撕呢,狗头)生活里估计也很忙,作业写了吗?论文写了吗?工图画了吗?考研过了吗?高考成绩上620了吗?工作找到吗?对象有了吗?
觉得没能完整的表达我的想法,我想说的是,不管如何,希望我们能够专注投票,不去理会一群(不太好听的话)的(很不好听的话),然后聚是一团沙雕,离了网络则好好生活,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好好学习,生活总是对我下手,可是我还是每天跟着一群圈外人好好过日子,即使满手机油,灰头土脸,出了实验室,还得美美哒!
感谢这个夏天所有的感动,我来迟了但我一直都知道的啊,也会一直一直在,延续这冬天的温暖,真的超爱你们
最后说一句,本命priest,最大墙头朱白 其余墙头将从动漫原耽声优欧美日歌手到各国诗人作者等等等等等等

第一个48h
第一个小小的阶段性胜利 下课铃声还没响我就守着啦
超喜欢镇魂
超喜欢女孩们
保持保持保持
镇魂冲鸭
我是个没有感情的投票机
也没得钱
只有投票

睡前bb

想说两句,现在整个微博都在吃,陈羽凡,薛之谦,李雨桐,还有谁的瓜,真没空理来镇魂超话屠广场的,也不会给那帮自娱自乐自我感动的人眼色,也没空去知道今天镇魂女孩发生了什么,咱安心投票吧,镇魂冲鸭!排面!!!

我佛了,也秃了

米娜桑,哦呀斯密!